排污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污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我们作为二战战胜国我国影视业到底搞出了什么巢湖

发布时间:2020-10-18 17:21:35 阅读: 来源:排污泵厂家

当我二刷完《至暗时刻》走出电影院,脑中迸发出的疑问就是如题这句——我们作为二战战胜国,我国影视业到底搞出了什么?

当时《敦刻尔克》上映后就有人评论说,英国的敦刻尔克大撤退是懦夫的行为,有什么值得英国人一吹再吹?结果同一年,英国人不但“吹”出了《敦刻尔克》,还“吹”出了《至暗时刻》,而反观我国,又“吹”出了什么?

我感叹《敦刻尔克》视角新颖的时候,自我安慰道诺兰是好莱坞的A-list导演,他身上甚至围绕着Imdb250Top的神话,这在欧美国家影视圈中都少见,更何况是未经历过工业革命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中间还有使文明倒退50年的人祸的我国孕育下的“贫瘠”影视圈,然而《至暗时刻》的出现告诉我,“神话”一个导演并不能给我国的导演们挽尊,我国影视圈令人崩溃的不仅仅是导演而已。

先说历史人物传记题材在我国的一系列成品,可以说只要跟红色沾边的,在豆瓣几乎就没有打超过8分的,今年唯一一部和历史人物挂上钩的国产电影《建军大业》,不但被豆瓣自动除名,在微博上更是从上映被喷到下映。

许多人提到“红色电影”,脑中会想起的还是40年代那种对我们现在来讲已经各种过时的电影,而提及“爱国”,甚至有人要发笑——根源还是在我们日常的爱国教育多数靠马路上的大字报电视里的新闻稿传播,我们的爱国题材电影多数还是摆脱不了样板戏的影子,所以我们历史人物传记,特别是有爱国背景的,通常也摆脱不了以上我所说的毛病。

而《至暗时刻》和《敦刻尔克》,赫然是反法西斯电影以及英国爱国宣传片。

《至暗时刻》的叙事结构看起来非常规整,没有任何意想不到的地方,但它作为一部历史人物传记,规避了我国历史人物传记片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死活要把人的一生塞进两个小时里(也许两个小时不到),最后弄成流水账。《至暗时刻》选取了丘吉尔一生的某个闪光点叙述,用这件事发生的一系列反应讲明白了这个人的个性和家庭,用他妻儿表现出他柔软浪漫可爱的一面,用他的政敌表现出他暴躁激进的一面,当战事越来越恶劣,他一贯的强硬出现动摇,他怜悯他的将士,导演用他的独处以及和不同人的交流表现他的各种情绪,进而完整还原了一个多面的丘吉尔。而我国除了喜欢拍流水账之外还喜欢把人物塑造的高大全,不接地气也不人性化,既降低了人物的可信度,同时也难以让观众产生共鸣。可以说《至暗时刻》没有犯国产历史人物传记的任何一个错误,我们看到的丘吉尔是一个果敢且有远见的出色政客,也是一个可亲可爱的老顽童,虽然他臭毛病一堆,但仍然招人喜爱。

不得不提《建军大业》,其实这部片子有着十足的野心,用流量级小鲜肉,戏好但没啥流量的青年演员以及撑戏的老戏骨来饰演我们熟悉的伟人们,但它想一部讲完建军史实在是太强人所难,最终是个贪多嚼不烂的效果,其实刘伟强导演娴熟的技巧已经决定了它的流畅度,但仓促的剧本实在难让人由衷说出一个“很好”的评价。它其实更合适单独做个三部曲,因为实在是太多东西可以写,所有涉及到无论成败的战役都足够写出一个优秀的战争剧本,像黄志忠完美演绎的朱德,足够单拎出来再拍一个人物传记——其实这部《建军大业》有着过去很多红色电影没有的优点,比如说接地气,这一份烟火气能让我为它加十分,因为整体演员偏年轻化,所以整体基调也更有朝气。然而他被人严重诟病的一点,就是它最表现野心的一点,用了太多流量级鲜肉,导致大面积观众产生了反感心理从而拒绝观看,这就我要说的第二点——《敦刻尔克》《至暗时刻》远胜于国产同类电影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演员。

《敦刻尔克》的演员90%都非常年轻,他们很多人是没有大银幕经验的,然而他们演出的效果没有令中国观众拿嘲讽的语气叫他们小鲜肉,这其中大部分得益于他们都有舞台剧经验(除了Harry Styles)以及诺兰的调教,而中国的小鲜肉演员,他们有些没有经过系统训练,文化水平也不够高,一出道就有粉丝捧着,路人一吐槽,粉丝就来“你知道ta有多努力吗?”“你行你上啊?”这样低标准的要求,相当于纵容,而这种纵容带来的粉丝经济导致了他们的天价片酬,搁在剧组里也是当爷爷奶奶一样伺候着,整个产业链条都在为天价的他们打工,而出来的效果,则是配音老师勇救垃圾鲜肉然粉丝倒打一耙的效果,被粉丝捧起来的鲜肉演电影通常会是一个扑街的后果,因为小红靠粉丝,大红靠路人,真正票房高的电影,没有一部是粉丝群体能独立撑起来的,而想趁鲜肉经济火上一把的《建军大业》正正是在此处摔了狠狠的一脚(甚至让我觉得有点冤),他们太想让年轻人走进电影院接受爱国教育,忘记了大部分人民群众对小鲜肉有多不信任。

再说《至暗时刻》中的Gary oldman,他显然是个体验派演员,他对角色的准备长达一年,一年中他观看丘吉尔的影像,丘吉尔的文献,让自己沉浸在丘吉尔的世界里,主动增肥,抽雪茄抽到做肠镜,学习口音,最后做到与丘吉尔神似。而许多中国演员,我且不说体验派,他们连方法派都做不到。我们老一辈的演员,比如说李明启老师,她在拍还珠格格的时候会给容嬷嬷写个人物小传,思考她为什么会对皇后那么忠心,自己为人物性格人物关系理清逻辑链条。这种方法非常适合年轻演员学习,然而他们许多人就像章子怡在《演员的诞生》中的说法,自己对人物就不信任,更别说为人物找逻辑关系了。其实方法派和体验派真正在表演中不可能完全不产生交融,但无论是什么派,对演员的要求都是:认真思考,踏实准备,不怕吃苦。然而我们的年轻演员,有粉丝宠着,肯吃苦的越来越少了,我到现在都记得陈学冬的粉丝说过:“他在拍《解密》的时候吃了很多他不喜欢吃的饺子,心疼。”记得张天爱的粉丝说过:“你怎么知道她不用心,她亲眼看过宋美龄的演讲。”试问在这种文盲粉丝的追捧下的艺人,努力能有多努力啊?没有成果的努力那叫白费力气!当然除了那些烂泥扶不上墙的所谓“演员”,我国也还有其他的好演员,然而他们有些人的资源被抢占(青年),有些人没有戏拍(老戏骨)。

我相信我国有能和Gary oldman一拼高下的老戏骨,但我国影视圈的环境有大几率会限制他们的能力。再次回到历史人物传记片,这类影片的绊脚石之一叫广电总局(其实他们还有更高层的领导),他们不但让规则朝令夕改,更可怕的是行与不行很多时候就在领导一句话,你戳中了领导的G点你就能拍,领导一不高兴就能让你血本无归,所以很多导演编剧会进行自我阉割,以保证能顺利过关。想想看我国的历史人物传记,许多把伟人从完人上吹,吹天上好啊,至少保证能过关,这其中就会牺牲人物的完整性,甚至逻辑。09年总局规定严格控制方言,也许就是这条规定让ChairmanMao讲起了标准普通话——声台形表,本来应该是一个演员的基本要求,而我国充斥着大量该说普通话而普通话不标准的演员,他们的半条命由配音老师们给,另一方面,带方言的口音应该是人物创作的一部分,然而我国能做到的演员却是极少数,不光是演员的责任,也有导演要求太低的责任。

除了演员,我国现在编剧行业人才极度稀缺,通常都是老人带新人,有熟人好进门,所以没文化的也不少,既然编剧没文化,那么就别指望拍出来的东西能有文化了。历史是一门非常繁杂的学科,他能具体到某个特定时段特定事件进行研究,更别提服饰建筑道具,那都是分开来的历史研究,所以能做出漂亮的历史剧是非常难的,这要求全剧组的高度负责和高度认真。局座在和诺兰对谈《敦刻尔克》的时候,就特意提到影片的还原度,而诺兰说许多剧组在拍战争片的时候参考的是前人拍的电影,而其实那些影片距离史实也依旧有差距,所以他们参考的是第一手资料,为了找那些资料,他们甚至到当地去寻找,他说他虽然不是专家,但他可以寻求专家帮助——这就是态度。

关于二战,甚至说关于历史,我国都是有着绝对话语权的国家,然而我国的政治环境,审查制度,社会风气,产业成熟度,无一不在拉低我国软实力输出的能力,我甚至可以说近年来我国可做文化输出的电影电视剧几乎为0。以我国现有条件来说,也许拍不出《敦刻尔克》,但至少能拍出《至暗时刻》,找不出观点新颖的导演,至少能找得出基本功扎实的导演,不找小鲜肉,我国还是有很多不错的年轻演员,而老戏骨们更扎实的演技不愁吸引不到更多的观众,虽然我们只有一个刘和平,但历史专家有很多,花钱总请的起,不知领导爱什么,还不会多看几遍十九大报告吗?是的,我们的大环境不好,但不是所有锅都能让大环境背。

希望我国影视行业中的每个人都能好好学习,尊重观众,你好我好大家好,也希望我们能在反法西斯胜利80周年时,不要什么屁都放不出来。

EVA热压

个人二手装载机

管道保温施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