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污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污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教授析黄牛屡禁不绝根本原因是供需不平衡

发布时间:2020-03-20 13:52:21 阅读: 来源:排污泵厂家

“看演出买不到票怎么办?找‘黄牛’!”近年来,在文艺演出、体育赛事、大型展会以及节目录制演播室外,“黄牛”的身影无处不在。在不少消费者眼中,“黄牛”已成为除正规售票网络之外的重要销售渠道。

层层监管下,“黄牛”为何神通广大、愈挫愈勇?

票源未发售已被热炒稀缺票价翻数倍

备受瞩目的第24届金鸡百花电影节还未开始,颁奖礼的门票已经在网上悄然升温。记者查询淘宝网部分票务商家发现,门票被分为不同等级出售,前五排最高标价达2000多元,还有商家标称1300元座位随机选。商家承诺是真票,为了减轻买家的疑虑,甚至可以“看后付款”。

然而,记者25日向电影节执委会核实,相关票务工作人员表示,目前电影节开闭幕式及红毯仪式门票是否发售、如何发售都还没有定论,也没有设立淘宝等销售渠道,观众应以电影节官网的消息为准。

官方渠道尚未开通,网络上票务“黄牛”就已经显露神通。这既体现了演出市场繁荣的一面,也反映出票务市场的畸形。虽然有关部门多次申明要予以严厉打击,但“黄牛”却几乎无处不在。

国家大剧院不久前举办的李云迪演奏会开始前,记者查询官方售票网络已经显示无票,售票窗口工作人员也表示票已售罄。但国家大剧院附近的“黄牛”手中则仍有大量余票。

“李云迪一年能到国家大剧院演出几回啊?这票上个月一放出来就被抢光了。”一位“黄牛”告诉记者,他们通过特殊路子拿到门票,所以肯定要赚些辛苦钱,票面价格200元的门票被抬高到700-800元,1000元以上的好座位则几近翻倍。

最终,记者在演出开始前以500元的价格从“黄牛”手中购得一张200元门票。记者进入音乐厅发现,身边仍有不少空座。熟悉“行规”的业内人士表示,这些空座大多可能是“黄牛”们囤票未售完而“烂”在手里的。

“黄牛”拿票,背后几多利益链?

福州市民林钦酷爱观看话剧等文艺演出。她告诉记者,有时演出买不到票时,就会提前一两个小时到演出地附近“蹲点”,一般都能遇上“黄牛”。“经过讨价还价,最后也能买到票,就当是一次你情我愿的交易。”

很多观众对记者表示,他们对“黄牛”又爱又恨。“虽然通过‘黄牛’买到票了,但我也会质疑为什么他能搞到票?为什么我不能把更多的钱付给付出劳动的演职人员?”一位观众说,感觉“黄牛”既从顾客处赚钱,更压榨、侵害了演出人员的利益。

采访中记者还发现,“黄牛”的神通之大令人惊讶。北京一位自称“刘先生”的票务经理名片上印着业务范围:演唱会、音乐会、话剧、歌剧、相声等门票甚至还赫然标明“春晚票务合作”。

记者了解到,目前演出市场需求庞大,“黄牛”通过多种渠道,在门票收购、转手等环节获取利益,并能做到各相关方利益共享,形成了相对稳定的“利益链条”,实现长期合作。当前“黄牛”的票源主要有几种渠道:

--二手票。一些单位或个人会把赠票、内部票等通过一些手段流转到“黄牛”手里,以票套现。

在长春部分展会现场附近,记者发现了不少活跃的“黄牛”,手中拿着一沓印着“嘉宾票”字样的展会门票,这些原本免费的赠票到“黄牛”手里定价出售,随行就市。

--内部关系票。随着有关部门打击力度加大,假票在市场上生存难度越来越大,“黄牛”手中大多以真票为主。记者询问部分“黄牛”发现,几乎所有人都把这些真票来源指向“内部关系”,通过熟人、买通内部关系等渠道,“黄牛”可以拿到一些关系票和大幅低于正规定价的门票。一些地方警方还曾破获某票务公司员工非法打印门票供给“黄牛”牟利的案件。

--代购票、囤票。国家大剧院附近的一位“黄牛”告诉记者,他手中拿到的“北京市文化惠民票”都是通过办卡从正规渠道买出来的,办卡花了不少钱,所以要加钱卖票。一些网上“黄牛”是收钱后进行加价代购。

疏堵结合,优质资源才能走向大众

猖獗的“黄牛”,到底有没有人管?

记者就国家大剧院周边公然销售“黄牛票”一事咨询其票务部门,工作人员表示并不了解。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国家大剧院派出所的一位负责人表示,警方不定期对“黄牛”进行专项打击,平时国家大剧院周围都有民警巡视,尤其是在演出开始和结束时有重点巡视。针对记者反映的情况,他们表示将加强巡查。

虽然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中对“伪造、变造、倒卖车票、船票、航空客票、文艺演出票、体育比赛入场券或者其他有价票证、凭证的”等行为有明确的处罚标准,但实际执行过程中却存在取证难、执法难等多方面困难,例如对于“黄牛”的交易过程难“抓现行”,一些“黄牛”倒票价格低尚未达到某一标准,对其处罚力度有限无法达到有效惩戒效果。

长春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有关人士表示,治理“黄牛”需要主办方、警方和市场监管等方面的力量密切配合,共同发现和查处,并强化对于票务市场的常态化监管,及时封堵售票环节中存在的空子。同时,建议进一步细化相关惩戒措施,提高违法成本。

“‘黄牛’之所以屡禁不绝,根本原因还在于供给需求不平衡。”福州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甘满堂认为,当前优质演出等资源较少且相对集中,消费者的需求却越来越大。

甘满堂建议,改进当前演艺市场的票务管理体制,加快建立并实行票务实名制,提高票务购销环节的技术含量,尤其是对于一些高水平的演出等活动,可以将票务信息与身份信息关联,让演出和各类活动资源真正到达百姓手中。 (记者刘硕、陈弘毅)

冲击试样缺口拉床供应

济南塑料试验机图片

济南材料试验机代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