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污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污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都市怪谈之猫脸老太-(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9:00:13 阅读: 来源:排污泵厂家

十一月下旬的北国冰城天气尴尬得很,由于前天下了一场清雪,早晨太阳出来温度升到零上化成了水,而到晚上又结成了一层薄冰,因此道路上又湿又滑,行人出门都要格外小心。

老道外即将拆迁的棚户区坑坑洼洼的道路到了冬天出行更加费劲,这不,张大林早起上班时没留神踩在一个小冰包上面,差点儿摔了一个大跟头,气得他骂骂咧咧地来到单位。可是刚到单位,桌上的电话就响了,是邻居老赵打来的:“大林啊,快回来吧,你妈出事了!”张大林脑袋“嗡”地一声,急忙问情况,原来他妈早上出门买菜回来,走到胡同口不小心滑倒了,当时就摔得不醒人事了,邻居们叫了救护车正送往医院。

张大林急忙给兄弟二林打了个电话,然后立即打车向医院赶去。来到医院急救室门外,二林也正好赶到了,这时急救室的门打开了,两名戴着口罩的医生走了出来。“大夫,我妈她怎么样了?”大林和二林焦急地迎上去问道。

“其实伤者送来的时候呼吸心跳都已经停止了,瞳孔也扩散了,但我们还是组织了抢救,非常遗憾,我们已经尽力了,你们进去看看吧。”医生摘下口罩摇了摇头,大林和二林的心顿时一沉,直奔室内。几名护士正在收拾医疗器械,他们的母亲一动不动地躺在抢救台上,脸色铁青,双目微争,嘴巴也张着,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却没说出来。

“妈,你醒醒啊,你怎么了?”大林和二林扑过去抱着尸身嚎啕大哭起来,大滴的眼泪落在老太太的脸上。泪眼朦胧中,张大林觉得母亲微睁的眼睛里突然闪出两道寒芒,他吓了一跳,急忙揉了揉眼睛,用衣袖擦了擦满脸泪水,定睛细瞧并无异样,又把手伸到母亲鼻孔处试了试呼吸,摸了摸尸体早已冰冷僵硬了,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可能是自己哭得眼花了,也就没有多想。

随后兄弟俩商议着操办母亲的身后事,父亲早在几年前就因病过世了,当时请了一位当地比较有名望的白事司仪来主持的葬礼,兄弟俩决定还是再次花钱雇这位先生来帮忙操办下。这位先生姓历史的历,也住在道外区,离他们家并不是太远,接了电话很快赶过来。一进门,历先生看见兄弟俩突然就愣住了,盯着他们的脸看了又看。张大林被他看得有些发毛,问道:“先生,有什么不对吗?”

历先生没有正面回答,先是询问了老太太的死因,面色有些疑虑:“令堂大人属于横死,需要做些法事安抚亡魂。你们兄弟二人印堂处发乌,恐有不吉,你们且带我去查看一下尸体。”听说要做法事,张大林心念一动,暗想这白事先生大概想多弄点钱,有点反感,便推脱天色已晚,医院守太平间的工作人员早就下班了,等明天一早再去。张二林也觉得夜里去太平间有点打怵,就随声附和了大哥的意见。

历先生见状不好再说别的,交待他们购买一些办丧事的用品,在家里布置了灵堂,又特意吩咐他们将家中镜子全部用黄纸蒙上,便起身告辞了。等前来慰问的左邻右舍们散去,夜已深了,见二林满脸疲惫,张大林让他先去睡一会,自己一个人守灵,等会儿再来替换他。二林也真是乏了,就去隔壁炕上睡觉了。

张大林想起历先生叮嘱的香火整夜不能断的话,向香炉里看了看,见祭香才燃了一半,便坐在供桌旁边的小凳子上看着母亲的遗像,一边回忆往事一边落泪。伤心加忙碌身心憔悴,袅袅香气中他渐渐地打起了盹,身体本来靠着墙的,不知不觉向一边歪倒,“咚”地一下坐在了地上。惊醒了连忙看向香炉,三根香已有一根燃尽,另两根也快烧到头儿了,眼瞅着就要熄灭。

他一下蹦起来,又续了三根,又下意识地望了望母亲的遗像,这一望不要紧,禁不住“啊”的一声大叫。香炉后面老太太的遗像嘴角竟然微微上翘,朝着他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这张黑白照片是三年前照的,当时父亲刚过世,因为遗像需要黑白照,只好把父亲年轻时的照片找了出来,母亲听说了就执意去相馆拍张黑白照,说到老了省得找不着用年轻时的照片。

他记得相当清楚,当时是他陪着母亲去的,父亲新丧,照片上母亲并没有笑,而是面带悲戚。可是现在的照片上,母亲居然是在微笑,而且是看着他在笑!他打了个激灵,浑身汗毛直竖,向后连连倒退,忽然撞到什么,他几乎吓尿了。回头一看是二林,正站在他身后。“哥,你咋了?”二林被他刚才那声大叫吵醒了,揉着惺忪睡眼爬起来,一看他脸色煞白也吓了一跳。

“二林,你看妈的照片……”大林哆嗦着嘴唇指了指遗像。二林顺着他的手指望过去,遗像上老太太并没有什么怪异之处。

二林走到供桌前,又仔细看了看,回头道:“哥,没什么呀,你是太累了吧?”大林心惊胆战地走了过去,发现母亲并没有微笑,还是原来面带悲戚的样子。他觉得好生奇怪,难道自己做恶梦了?二林让他去睡一会儿,自己坐在小凳子上守着。大林点了点头,嘱咐二林看好香火,就转身去了隔壁。老式的平房依然盘有火炕,冬天睡起来还是蛮舒服,躺在上面昏昏沉沉就睡着了。

“哥、哥,”不知过了多久,他被两只手连推带搡地弄醒了,睁眼就看到二林那张惨白没有血色的面孔和拖着哭腔的声音:“咱妈她……”不但声音都变了,话也说不出来了。大林一骨碌爬起来,连鞋也没穿,就被二林扯着跑进灵堂。香炉里的香已烧得干干净净,遗像上老太太的脸半张还是人脸,但另外半张竟变成了黑色的猫脸!皱纹堆彻的半张老太太脸加上毛茸茸绿色瞳孔的半张黑猫脸,组合成了一个冷冰冰的笑容,说不出的古怪和恐怖!

张大林拉起弟弟就向门外跑,一股热流不争气地顺着裤腿淌了下来。穿过胡同口,一口气不知跑了多远,内衣内裤都被汗水打湿了,直到天边露出了鱼肚白,兄弟二人再也跑不动了,喘着粗气瘫倒在地上,这才发觉还在棚户区内转圈儿。

历先生来了,详细询问了昨天早上老太太滑倒时的目击者,有个邻居看到了当时的一幕:老太太走到胡同口脚下一滑,倒下时后脑重重地磕在坚硬的冰道上,手里拎的菜兜也扔了出去。与此同时不知从哪里钻出一只硕大的黑猫,瞪着一双绿莹莹的眼睛就扑到了老太太的身体上。

历先生听完长叹一声:“冥冥之中劫数难逃,看来只好报警并请祖师下山。”兄弟俩闻听慌忙问究竟,历先生说昨日就察觉张家兄弟气色有异,现在听了邻居的述说,那老太太应该是当场就气绝身亡了,而恰巧大黑猫路过扑上身度了一口阳气,如若早些去太平间还可以将尸变镇住,而过了一夜,太平间里的猫脸老太肯定已逃了出来,正欲四处害人。

随后果然发生了震惊全国的猫脸老太害人事件,后来军方出动围剿,并且请来了茅山高人,经过一番惊心动魄的打斗才将其铲除。

晋城梅花管铺设具备什么条件

贝肤邦微商代理加盟商

源头企业销卧式明装风机盘管质优价廉

安装中央空调厂家佛山安装中央空调

吴忠工地洗车平台维松分仓

大岭山废线上门收购

免保检蒸汽发生器三亚1吨蒸汽发生器产品质量保障

针灸疗法培训大连正宗无痛针灸培训

岷县工地洗车机货到现场

上海回收纤维素什么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