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污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污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崇祯皇帝的朝廷同城畅想人文地理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8:54:17 阅读: 来源:排污泵厂家

崇祯皇帝的朝廷 同城畅想 - 人文地理 - 资讯生活

讲了好久的人物故事,这次终于要回到咱们大明王朝中心的男猪脚身上了,亲爱的读者们,你们惦记那个年轻皇帝朱由检了吗?从前面的故事中,大家一定可以感受得到,崇祯的日子着实不好过,层出不穷的流寇和日益壮大的皇太极,世界末日一般的灾荒和岌岌可危的政权,任何一个都是挑战崇祯精神底线的大刺激,我真的觉得这个小伙子整个人没有崩溃是个巨大的奇迹。面对全国令人惨不忍睹的局势,崇祯和他的大臣官员们又是怎样表现的呢?崇祯的朝廷和他的天下一样没有让大家失望,它相当对得起观众地呈现出了混乱到精彩的局面,将一个末世的萧条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

先说小朱面对的整个摊子,他爷爷万历费了毕生的精力把国家整个系统整垮,他的哥哥携手魏忠贤把剩下的部分继续毁掉,他的任务就是把这一堆废墟用最快的速度恢复成广厦良殿,当然,这期间还有无数不断给他捣乱的外力。看起来这孩子基本上是做不到了,他能做的。就是尽力修补,延迟他的帝国灭亡的脚步。他很想,可惜的是,他没做到。他做的只是加速了这个时代的终结。

首先,崇祯表现出来的是非比寻常的焦急。他的焦急是可以理解的,内忧外患像大山一样沉重,白天看完一车一车报忧的奏折,晚上估计是夜夜辽东入梦来,而且别忘了,他也还是个十七岁的孩子,搁今天都是未成年人,再是出自皇家的冷静,也无法拥有颠覆时间的老辣,他带着刚刚走出青春期的稚嫩,大脑里是和同龄少年一样的冲动火热,虽然他做梦都想把事情处理好,但是强烈的渴望只会让他的内心比原来更为焦虑,这种焦虑表现在朝堂之上,就变成了一种急功近利的武断。你们可以想想五六十年代大跃进的味道。崇祯自扳倒魏忠贤后,收到了朝野上下一致的五星好评,这个皇帝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试图更快更好地向天下证明自己还能干出更好的事。比如他任用袁崇焕的时候,急得诏书一封接一封往袁老师家快递,恨不得袁崇焕马上就能披挂上阵,再比如洪承畴保卫锦州的时候,他猴急地给下了一封进兵的诏书,让洪承畴别无选择,贸然进兵,结果松锦战败,洪承畴还叛国了。他还是太缺乏一个君王应有的冷静和成熟,遇到事情靠着自己的直觉和想象,一个冲动就下令,然后要求他的朝廷以超能量的速度做完,做不完就发脾气。

这样的焦急,给崇祯一朝的政治造成了比天启时期还乌烟瘴气的局面,在崇祯眼里,这帮大臣吃他给的俸禄就都应该是万能的,如果做不到万能,那就一定是无能,无能就应该挨罚。大臣们发现崇祯任用你的时候,可以把你捧得很高很高,但是让他觉得你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完美时,他会毫不犹豫将你摔得很惨很惨,所以大部分官员开始采取一种庸庸碌碌不加作为的策略,以求安宁。看着这些大臣日比一日的麻木,让急得跳脚的崇祯更加怒火中烧,他坚信这帮臣子都是傻比,于是比以前更为严苛地对待百官,如此恶性循环,崇祯剩下的,便是焦虑到狂躁。

如此狂躁,导致的下一个性格缺陷就是多疑。《明史》评价他的一句话相当合适:“性多疑而任察”,多疑到他的世界只有他自己。干掉魏忠贤之后,他的朝廷并没有就此安宁,东林党卷土重来,党争问题只是换了一种形式,依旧如火如荼上演,不久之后,也就是在崇祯二年,朱由检就因为不信任朝廷官员而重新启用宦官了,是的,就在他咬牙切齿地发誓整死这些死人妖后的第二年。他用宦官干什么呢?和以前一样,当眼线。因为他怀疑那些生理正常的官员背着他不好好干活,贪污军饷,于是他派出了太监监军,就是监督军队的事宜。崇祯二年末,他让司礼监太监沈良佐、内官太监吕直任九门提督,那正是在皇太极兵临北京城下,袁崇焕挥师救急的时候。之后,太监就开始频繁地出现在各种任上。当年决心灭阉的是他,现在重新用阉的也是他,没什么矛盾,只是因为这个皇帝只相信他自己的直觉,他太多疑。

在崇祯一朝,对与错就在他的一念之间,他对于内臣的再度信任,让统治阶级内部引发了严重的危机,文官和太监的斗争,体现在对军务的干涉上面,这些太监多半没有文化,心理也比较扭曲,看看卢象升的死,就是典型的错误。

除此之外,因为地位的特殊,整个帝国都掌握在这个冲动的年轻人手中,崇祯的胡思乱想直接后果就是整个天下的遭殃,他想着想着,感觉文武百官都是贱人,这些贱人没一个可信的。到了这种变态程度,崇祯只好用另外一种方式挑几个不太贱的人,什么方式呢?官方叫法是“枚卜”,大白话叫抽签,皇帝神神叨叨拜天祭祖一番后,摸出来几个写着官员名字的条条,帝国高等公务员的挑选就算是完成了!不要觉得扯,有个很出名的文人钱谦益就曾被这样枚卜过(如果你没想起来他是谁的话,钱大人有个夫人叫柳如是~)。然而因为党争,这个枚卜名单常常被操纵,所以整个过程比你想象的还要扯。扯淡的开始总会有一个更扯淡的结局,崇祯发现,他的官员还是那么不靠谱,于是他一遍一遍地让这些上任的大臣滚蛋。

这个皇帝,他多疑到在短短十七年执政生涯中,把百官之首的内阁阁臣像走马灯一样换了五十次!后人调侃这叫“崇祯五十相”。宰相尚且如此,更别说六部了,他换眼底下的文武比换袜子还勤,如此流水一般的统治集团,怎么能高效呢?可悲的是崇祯一直没发现自己的问题,他到死都在气急败坏地怨怼他的朝廷,将一切责任推在“诸臣误我”上。

当时北京城有民谣讽刺温体仁就任的官僚队伍:“内阁翻成妓馆,乌龟王八篾片”,简单粗暴的话背后却是真谛——这朝廷,已经是腐败不堪,毫无操守,形同妓馆了。

天津台安变频器

广州开窗

广东镀锌钢管的价格

云南电力管p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