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污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污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分众传媒回应浑水江南春套利说

发布时间:2020-02-10 21:18:32 阅读: 来源:排污泵厂家

11月30号下午,上海下着小雨,在江苏路与愚园路交界处,兆丰大厦28层的分众传媒(NASDAQ:FMCN)总部内依旧人来人往,员工们在办公室一角的咖啡吧悠闲地喝着饮料,这看上去像平白无奇的一天。

分众传媒副总稽海荣的手机响个不停,来自全国各地的询问不断打断他的工作。就在此前一个晚上,包括稽海荣在内的许多分众传媒员工,又度过了一个不眠的夜晚。

当天晚上,美国著名做空机构浑水公司的第二份质疑分众的报告发布,多空双方在资本市场上展开了一整夜的厮杀。

分众股价开盘后迅速下跌,跌幅一度超过10%。分众传媒随后迅速回应,并在一些大额多头资金的支持下迅速由跌转涨,收盘小幅收高0.53%。

完全不同于绿诺科技、嘉汉林业、中国高速传媒、东南融通等公司被浑水调查时的忍气吞声,这一次,分众传媒的反击仍然非常高调。

好耶的套现争议

稽海荣认为是银湖从自身的战略布局出发愿意支付这么高的价格

收购好耶,客观上造成了江南春等高管获得高收益

在浑水的第二份报告中,曾经点名道姓地指出分众CEO江南春个人通过投资好耶在短短七个月内至少获得2480万美元的收益,并获得2127.2%的回报率——浑水想说明的是,分众将好耶低价卖给了江南春等高管,随后江南春等高管又将好耶高价卖给银湖投资,从而获得高额回报。

对此分众展开了激烈反驳。“做空报告关于分众传媒管理层在并购中谋求私利的说法是毫无根据的。”分众传媒在声明中指出。

分众传媒副总裁稽海荣告诉记者,分众当时拿出了好耶的部分股份作为管理层持股,当时分众及好耶的高管团队以3500万美元买下了这部分股份,上市公司当时也做出了公告,此后好耶以近2亿美元高价转手卖给了银湖,分众管理层所持有的这部分股份客观上在短期内大幅升值。

分众强调,这些收购所有的操作规程都合乎美国证监会的监管要求——当时分众高管从上市公司手中买下好耶时的估值是美国证监会认可的。管理层持股也是经过董事会批准的,并且按照市场要求披露了信息。

稽海荣认为是银湖从自身的战略布局出发愿意支付这么高的价格收购好耶,客观上造成了江南春等高管获得高收益,但稽海荣否认这里面存在任何内幕交易。“假如存在内幕交易,银湖为什么不来控告分众?”稽海荣反问道。

他同时强调,江南春等高管管理层持股是在2010年1月份就结束了,而银湖在5、6月份去和好耶管理层接触,通过好耶的管理层向分众的董事会提交了收购意向,全部有文件作为证据。

分众方面强调,当时之所以设计管理层持股,是因为当时好耶可能分拆上市,需要对高管做出股权激励。

目前市场普遍认为,浑水的两份报告虽然点出了江南春等高管涉嫌内幕交易,但是浑水未能拿出直接的证据,因此这是分众传媒周二收盘回涨的重要原因。

享乐邦之谜

分众传媒向本报表示,江南春之所以将Q卡业务由江南春自己运营是因为这一处于培育期的业务至少在2年内都无法盈利。

在浑水的质疑声中,也有市场人士连带希望知道江南春目前个人运营的Q卡业务和分众传媒上市公司之间到底维持着什么关系。

在江南春的未来业务版图中,最重头的将是结合了LBS(定位服务)、团购、优惠券等概念的互动广告屏及Q卡业务。江南春近期将大量时间放在了这块业务上,他甚至经常亲自上阵在微博上为Q卡业务宣传。

在浑水做空分众的事件发生后,分众传媒应投资者的要求公开了部分Q卡实际运营公司的数据——Q卡目前是在一家叫做享乐邦(按电话会议声音判断)的公司里面运作,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江南春本人,不过这家公司从分众传媒上市公司中租用了大量点位和设备,因此Q卡业务也受到部分投资者的关注。

在日前的分众电话会议上,摩根斯坦利的分析师季卫东曾经向分众发问过,分众和享乐邦这家公司之间是什么关系。

分众对此解释道,分众收购了享乐邦15%的股权,江南春本人获得了该公司34%的股权。

分众进一步指出,享乐邦根据分众的成本租赁分众互动小屏幕约一半广告时间,这里所说的成本包括设备折旧、人力以及其他任何与安装及维护这些屏幕有关的成本,分众还在这些成本基础上加上一定比率的利润。

记者在分众传媒2011年第三季度财报中看到,当季度分众传媒的资本支出为610万美元,分众解释这些钱主要花在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南京、杭州、成都七大城市的互动屏幕(用于Q卡业务)的改造上。目前,分众传媒还在投资改造更多的互动屏幕,分众曾宣布预计到年底将拥有总数约10万台以上的互动屏,且随着网络的扩大分众将不断追加投入。

这样的股权安排给一些投资者留下了想象空间,一些投资者希望分众解释,江南春自己控制的Q卡业务和分众传媒上市公司之间是否会有关联交易。

分众传媒一家曾经的合作伙伴的董事长向记者分析,业界比较关心的是享乐邦这家江南春自己投资的公司每年会向分众传媒上市公司支付多少的租赁费用?这笔费用是否合乎市场价格?

此外市场普遍预计,目前掌握在江南春个人手上的Q卡业务将来可能会独立上市,也可能卖给分众传媒。

对此分众传媒向本报表示,江南春之所以将Q卡业务由江南春自己运营是因为这一处于培育期的业务至少在2年内都无法盈利,放在上市公司里面会受到一些投资者的质疑。

而根据纳斯达克规定,持股超过20%子公司都需要并表进入上市公司业绩,因此分众传媒上市公司只投资了享乐邦15%的股份,其业绩不需要并入上市公司。因此江南春先在外面注册一家公司自己运营Q卡业务,并引入了其它战略股东。分众方面表示,因为这是一块还不确定的业务,假如这块业务做失败,也不会引起分众传媒股东的太大意见。

此外,分众传媒方面强调,分众传媒和Q卡的运营商享乐邦是合作关系,给享乐邦的租金价格符合市场价值,不会因为这家公司是江南春自己的业务就会低价出让上市公司利益。

加强信息披露

稽海荣强调,许多投资者都没有来过分众甚至没有来过中国

经历了和浑水公司的血腥战役,目前分众的股价仍然大幅下跌。

稽海荣强调,经历了此次和华尔街的冲突,分众将加强公司透明化,加强和华尔街的沟通。

本次袭击分众,浑水选定了一个较好的时机。首先分众刚刚发布一份较好的财报,利好提前出尽了,同时市场环境极端不好,投资者倾向于落袋为安,因此在出现浑水的报告时许多人选择卖出。

此外,和新浪、百度等主流互联网公司相比,分众传媒在美国市场缺乏参照标的——分众的广告业务许多并不为美国人熟知。

稽海荣强调,许多投资者都没有来过分众甚至没有来过中国,因此今后分众将加强和他们的沟通,并加强信息披露及增加透明度。

“举例来说,分众对享乐邦的投资规模较小,本没有披露的必要,但我们还是自愿公布。我们将继续这么做,任何交易只要我们认为有披露的必要,就会加以披露,哪怕其规模比较小。”分众执行董事刘杰良在不久前反击浑水的电话会议中指出。

中国概念股和华尔街空头的冲突并不会因此而结束,业内普遍相信,中国概念股公司正在因此而成熟,那些真正优质的公司将在这场风暴中挺住,而一些造假的公司终将出局。

盗墓笔记7邛笼石影阅读

盗墓笔记云顶天宫解密

女优